景信山 無一郎。 景信山

太閣立志傳5詳細解說

景信山 無一郎

河口湖是富士五湖中的主要景點,從鄰近大都市過來交通最方便,加上登富士山的登山客、美術館和療養地,造成來訪遊客眾多,是熱門的賞富士山景點之一。 西湖又稱乙女湖,周圍有青木原樹海,也就是富士山腳下一大片綠油油的樹海區域,也是日本人眼中的自殺森林,日本著名作家松本清張所寫"波之塔"一書造成衍生傳聞,加上樹海因有磁礦而造成在樹海中方位無法精確定,而各種傳聞越演越烈,最後變成現在的傳聞故事;另外在山中湖附近還有、,也是遊客喜歡到訪的景點之一。 由於河口湖環湖公路大約十七公里,環湖路地勢平坦,不管是走路或是騎單車都是很容易完成的事情,尤其來這就是要享受悠閒氣氛及美好空氣,很推薦來這單車環湖,悠閒的過一天,另外我覺得在此地露營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方式,有的營地也可以承租露營設備,即使是海外遊客也可以雙手空空享受戶外生活,尤其若是挑到好的營地位置,可以一整天看富士山景,很是享受。 7-7. 12 關東到九州 合計天數:35. 5日 日均消費:1013. 22 1. ,這間最棒的是在屋頂有景色溫泉池,絕妙景色邊泡澡一邊欣賞,我一大早七點就上來屋頂浴場,富士山正好在山嵐之中冒出頭來,泡完澡就泡一晚台灣的泡麵當早餐來吃;地下室還有公共空間可以使用,有熱水壺可以自行泡咖啡、泡茶、泡麵及實用外帶的餐點,一樓也有自家餐館可以點餐喝飲料,不過我只待了一晚就走,台酒花雕雞麵跟麻油雞麵是台灣來東京玩的時候帶給我的,除此之外還帶給我炸醬麵跟雞肉飯、滷肉飯料理包。 我在附近便利店買的兩份餐點是我第一天的晚餐,簡簡單單吃一餐。 第一天大概中午到河口湖,行李放好以後就跑到湖邊繞繞,從林作公園沿著湖岸一路走到冨士御室浅間神社,距離大概3. 5到4公里,最後傍晚六點左右從市區繞回住宿。 ,面湖處為河口湖遊覽船,遊湖費用一人1500円,坐船環湖時間大約20分鐘,背山則是搭乘,來回纜車一人900円,單程約三分鐘,可在覽富士山及河口湖全景,若是購買登山纜車加遊湖套票則為一人1600円,喜歡省一點錢或是運動的人,也可以走登山步道,google map沒有登山小徑,建議用maps. me地圖導引。 ,以前看黃金傳說有在捕魚的單元,通常會有加註一些警語,現在看到這個就更清楚知道,日本對於補魚權的規範,不可以像台灣一樣,到哪裡就隨意的釣魚,除非有告示牌,不然一般海岸、湖泊、河川、溪流都不會禁止釣魚;但是在日本是必須當地漁協同意才可以捕撈或是垂釣,向這邊要釣魚就必須購買魚券才能釣魚。 ,這個船形屋後有個露營地,不過因處南岸位置,無法同時看到富士山及湖景。 ,一個小小浮島上建的亭子。 ,一個稍具規模的公園,有保養良好的季節花卉,臨馬路側有個河口湖繆思館與可以參觀。 ,鄰近的一座佛寺。 ,武田信玄公祈禱所,富士山最古的神社。 被認為是買賣繁榮昌盛、結親、子孫繁榮等的神,每年的11月23日舉行的流鏑馬祭典 一種騎馬射箭的傳統儀式 聲勢雄壯,神社境內種有200多株染井吉野櫻花,櫻花開時節約為每年四月下旬。 第二天住的地方有親切的服務人員,而且不下雨了,庭院有室內也有室外座位,周遭還有一個很親切的候車亭,可以想像周邊婆婆媽媽寒暄的畫面。 這裡周遭街區有慵懶的氛圍,在這還幸運在傍晚時看到富士山。 第三天是離開河口湖的日子,不過巴士出發時間是下午五點,打算整天賴在旅館畫畫,但這裡時在環境很舒服,讓人其實很想再賴一天在河口湖。 やバリ人は大事だよね。 ありがとう、一郎さんと知子さんと美香さん。 あなたたちのおかけで、楽しい時間を過ごした。 ここはいいところです。 是個精心設計的旅館,員工櫃台英文流利,附一杯自營吧台的免費飲料,房間床位也很不錯,最棒的是提供腳踏車出借,一整天只需要日幣五百元。 還附上鎖,而且還是很潮的無段變速車。 第二天行程大概中午出發,今天有跟青旅租借一台很潮的單速腳踏車 附一個車鎖 ,行程是直接從河口湖大橋從中間穿過到北岸去,然後逆時鐘騎回來,整圈湖泊的公路大約總長17公里,以步行不停來說大概三個半小時,所以騎腳踏車大概可以快一倍速度,加上半途休息走走看看不進去參觀博物館或美術館的話,半天是足夠時間的,但若是有其他觀看行程就要預備多一點時間。 第二天中午在青旅附近買了飯糰吃,晚餐則是在廚房自煮,當時簡易廚房只有微波爐,所以菇類跟花椰菜都是直接泡水然後微波加熱,素麵也是一樣直接折對半,讓麵條可以全浸泡在水裡然後在微波爐內加熱煮熟,最後淋上維力炸醬,當然市售水餃微波加熱就更沒問題了,這種方法我在希臘Thessaloniki、日本名古屋跟岡山倉敷都試過,因為這三個地方住的地方都沒火爐,就靠這方法煮熟食物,我記得我在希臘時還用了這個方法做了蒸蛋跟義大利麵,如果想省錢可以查Youtube微波料理,或許可以找到有你適合的食材,簡簡單單飽餐一頓的料理。 ,門票價格下午四點前為1800円,下午四點後為1000円,車站有折價券可以拿,對真的有興趣來的人不無小補,對窮遊的我來說,這些價格都超出我的預算之外,而且對音樂收藏、音樂表演跟網美自拍並沒有太大喜好,所以並沒進去參觀,有關園內資訊及表演等詳細資訊請上 有中文介紹。 ,門票1300円,以紡織工藝家久保田一竹為主題的博物館,一竹辻が花染法是他獨創的技法,造就其獨特的染色藝術,設有花園和茶室,可觀賞富士山及楓葉;毎年11月上旬 第2星期四、第2星期五 舉辦「舞衣夢」的活動,詳細資訊可查詢。 進入會經過樹蔭廊道,此處叫做"楓葉迴廊",秋天楓葉季節來會很漂亮,但我六月到訪時的鮮綠就已經很美了,附近還有一架日本二戰飛機收藏品,是一個鄰近工匠工房的收藏品。 ,一處有不少刻意種植的季節花卉,旁邊還會有路邊攤及,可以購買當地農夫自產自銷產品及伴手禮。 ,有很漂亮的草皮跟樹蔭,當時正好遇到一群遊客穿著cosplay服裝到此處拍照留念,我則是在這一處的樹蔭下脫了鞋子,躺在草皮上納涼休息,靜靜享受片刻的湖光景色與悠閒 上拍攝富士山 另一個拍攝到的富士山景 街道巷弄內看河口湖駅 住宿附近街道附近的富士山 當地居民一郎さん,送給本人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在富士幫他畫的,他拿去錶框了,謝謝他這麼珍惜,我的感覺有種一期一會的感覺,拿著真心或者去不求回報的態度,對方也能感受得到,在哥倫比亞遇到的行李箱姐姐小蓉的故事,更是讓我覺得如此,可惜我們大部分都是包著一層繭,保護了自己,卻也阻斷了真心的交流。 一郎さん看到我在畫畫,趁勢要我幫他畫一張,雖然他沒幫我什麼也才剛認識,但我還是答應了,不過後面要我再幫他老婆畫一張,我就拒絕了,我說我畫這個要專心會累,而且你是男的,看你的照片畫沒有愉快感。 畫女生的我心情比較愉快,中間他跑去商店買了冰,請在座的旅館員工知子さん和美香さん和我吃,算是他謝謝我的回禮;在我把畫給他的時候他還包了一包,裡面放錢,我說不用啦! 我幫你畫不是為了錢。 旅館員工知子さん,送給本人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旅館員工知子さん,送給本人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青旅櫃檯的知子さん,讓我感覺很親切,還幫忙我打給下一家青旅,請他們讓我晚一點checkin,所以用畫畫表示感謝她對我的幫助,也可以讓他們對台灣多點好感,不過因為一郎さん的畫像完成效果比我畫知子さん的畫像還好,所以我決定再畫了一張上色的給知子さん,不過好像不太像她本人。 的貓以及庭園一景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鎌倉成就院弘法大師銅像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

次の

石川欽一郎

景信山 無一郎

豊臣秀吉畫像 豐臣秀吉者,尾張那古野人也,幼名日吉丸。 父,本卒,傷殘,早歿。 日吉依母而活。 家貧不能自給,其母遂挈之而嫁於鄰翁。 日吉貌寢,頗類猿,語言多不遜,素不為竹阿彌所喜。 及稍長,屢見侵辱,日吉怒,竊錢數貫而奔,其母卒不敢問。 日吉既出,年幼不能勞作,販針而活。 每奔波於道路,數游食於豪帥之門。 素豪俠,任其居食而不問。 年稍長,耕傭於吏門下。 松下之綱憐之,厚饋,而眾僕妒之,數構日吉奸利事於前。 日吉恥之,徑去。 時領尾張,治,日吉遂還,資乏,日乞食於市。 信長出巡,日吉徑叩之,馬驚,幾撅信長。 信長怒,以刀加其頸,而日吉熟視之,求傭於門下。 信長問曰:「汝何能?」對曰:「無能也。 」曰:「何好?」對曰:「無好也。 」信長勃然怒,叱曰:「無能無好,寧素餐乎?」日吉從容指其心,曰:「僕所有者無它,惟真心耳。 」於是信長笑而壯之,共載歸,以木下為氏,更其名曰藤吉郎,令掌靴履。 居良久。 一日,信長出,著履,溫,以為藤吉郎墊於尻下之故,因怒笞之。 藤吉郎終無一言辯之。 後,乃察其入履懷中以溫之,始知其冤,因命為薪炭司。 是冬寒,清州炭少,而藤吉郎竭力維持之,卒不至用乏,信長以為能,益器之,乃命其修築城牆。 藤吉郎欲顯其能,身負阪築,不三日而畢。 信長喜,親任之為末將。 信長之破,藤吉郎與力焉,歸,娶女寧子。 是夜歡宴,親迎其母,因拔異父弟於麾下。 小一郎者,即秀長,秀吉股肱也。 月餘,信長來於清州,盟。 信長既盟元康,更欲用兵於。 美濃邊地曰,夾、二川而為澤,春則澇,秋則濘。 信長以為險地,欲城之,乃遣將軍往築寨。 不旬月,齋藤氏襲之,信盛敗還;復遣驍將柴田勝家往,復遇襲敗;信長怒,遣從兄織田勘解往,勘解三日死於是。 於是家臣震怖,皆以為墨俁不可城也。 信長怒,叱曰:「一城之不能為,何以將汝等而政天下?」藤吉郎起拜,固請之。 信長問曰:「猿所欲將者幾何?」對曰:「吾騁智能為事,不需主公一矢之遺也。 」信長壯之,允。 眾臣皆以為妄,多哂笑之。 於是藤吉郎謁蜂須賀小六所,曰:「眾將所以不能城墨俁者,患洪水與美濃寇也。 夫墨俁,近美濃而遠尾張。 若強城之,木石未至而吾屬皆為敵虜矣。 今吾因洪水而浮木材,子將部曲而周旋敵寇,則功名可立待也。 」小六奮然曰:「誠如君語,願為前驅!」於是,藤吉郎至墨俁,一夜而寨成。 美濃兵方於蜂須賀戰,卒見城,驚而北引。 信長聞之,喜可知也。 眾臣自是多折藤吉郎之能,惟柴田勝家終不直之。 美濃有者,智士也,而不能用。 重治怨,乃以部曲十一人陰襲城,縛,於座上數而釋之,旋辭官隱。 信長聞之,欲致之,乃遣藤吉郎往說。 藤吉郎效故事,說重治於草廬,凡三往。 重治傾服,與俱歸謁信長,因自請為木下門客。 信長雖不悅,亦無奈何。 重治因請招美濃將安藤守就,為手書。 者,重治之舅也,書至而以宗人降。 美濃將、皆自恐,亦降信長。 美濃自是弱,不能復為尾張害。 永祿八年,信長攻稻葉山城,以藤吉郎部曲為別將,間入內應。 遂破城,吞美濃。 永祿十年,信長攻,遣藤吉郎說其將山路。 彈正置鼎,怒而召藤吉郎。 藤吉郎為之說天下勢,從容步於鼎右。 彈正服,面縛而降。 信長遂定伊勢。 永祿十一年,信長入京都,立將軍,號令皆由己出。 乃命藤吉郎守備京都,凡三年,京都整肅,奸盜豪傑皆匿不肯出,大治。 元龜元年,信長矯詔而伐,藤吉郎將部曲從。 既下,乃覺叛,甬道絕。 信長得密報,大驚曰:「吾道絕矣!奈何!」徐問曰:「孰敢為大軍殿?」諸將皆無人色,無敢對者。 久之,藤吉郎前趨而喏。 信長曰:「猿!今吾勢窮而賊眾,為殿軍而完者,百無一也。 復敢否?」藤吉郎慨然曰:「向猿不遇明公,骨且為揚塵矣!寧有今日之貴邪?今天下可無猿,不可無明公!」信長壯之,乃命藤吉郎將部曲殿,自將軍走險阻歸。 藤吉郎勵部曲以必死,因朝倉陣,迅奮擊之。 朝倉軍皆無備,卒戰,大壞,還走入壁,以為信長奇計,不敢復出。 藤吉郎急棄輜重而退,還。 歸美濃,信長親斟酒郊迎之,藤吉郎飲;再斟之,舞拜,飲;三斟之,因潑酒於藤吉郎之面,叱曰:「猿!寧據此以為功乎?」藤吉郎慄然而拜,曰:「不敢!」 淺井既滅,長政誅,信長因隳其都城,以其故地封藤吉郎。 藤吉郎因改名曰羽柴秀吉。 羽柴者,合織田名將、而為一也。 秀吉就國,以小谷廢棄,乃因而為新城,名之,盡遷宗族子弟而居之。 天正三年,信長合諸侯破於,秀吉將部曲從,無功。 還,信長封秀吉為築前守,假節鉞。 秀吉以宗族微賤,乃收壯少年而養,延名師教以兵法武藝,欲自強其宗。 天正四年,將軍出能登,越前太守柴田勝家往攻之,秀吉將軍與會。 軍議,語數不合,秀吉怒而將軍還。 柴田獨戰,遂敗。 蓋勝家、秀吉素不睦也。 信長聞,怒,幾欲斬秀吉者三,秀吉友者苦諫之,免。 近畿定,信長乃命秀吉西遷,居而策西國。 行前,召見於。 信長問曰:「西國勢大,非須臾可以平之。 若孤死於是間,國入於人手者,猿將如何處之?」秀吉從容對曰:「倘如是,願奪西國而報睢焉。 」曰:「若不可得,將如何?」對曰:「渡海入九州,因王焉。 」曰:「九州之不得,將如何?」對曰:「男兒志在四方,大無處不可王也。 」信長大笑,賜以。 既入播磨,治,四方豪傑無不附之。 有智士者,豪族也,因門而謁。 秀吉與之語,大器之,乃用為參謀。 豪傑素輕秀吉,恥為之下,乃因而叛。 秀吉攻圍之,不能下,乃留竹中重治守,自還。 不旬月,重治病死。 秀吉親為之發喪。 因屠三木。 西國有者,天下堅城也。 毛利氏逐其土豪,遣宗族守之以扼秀吉。 秀吉乃用孝高謀,以重金盡購鳥取糧,旋而圍之。 鳥取食乏,官兵炊骨易子而食。 經家雖豪勇,無所用之,乃自剖。 遂下鳥取。 者,西國之咽喉也,秀吉悉起大軍往圍攻之。 高松將,素慷慨,能得眾,因城相據之。 秀吉攻之者三,不能下。 夫高松者,鄰山傍水之地也。 秀吉登高而觀之,悟,乃命孝高決七川之水以灌城。 城大壞,人皆巢木而居,旦夕可下。 宗治乃約平明自剖而降,秀吉壯而許之。 夜,秀吉置酒會賓客。 孝高執一間入,搜得明智光秀付毛利氏書,觀,大驚。 蓋言光秀叛殺信長於者也。 秀吉乃擲觴起,欲還軍。 孝高躡其足。 悟,因從容與賓客宴飲,蓋恐亂軍心耳。 旦,觀清水宗治自剖於湖上,旋引旌還,兼道而行,日可百里。 既入姬路,白衣左袒,數光秀罪狀於軍前,誓。 盡壞姬路房屋,散資財於士卒,示無歸也。 於是三軍用命,樂為之死。 軍至,合信長次子軍,旋奪其眾。 丹羽、、、皆以部曲從。 十三日,戰明智軍於。 明智將齋藤利三、阿閉貞征急攻,重友退;羽柴將、秀長張左右翼,縱,明智軍崩,退。 是夜,光秀敗死於小栗棲。 逆臣既誅,秀吉因以挾威而正天下。 丹羽、池田者,信長故臣也,咸折服秀吉之能;新敗失勢,不足道;惟越前守柴田勝家不直秀吉,欲扶信長次子信孝與抗衡之。 遂息兵會於,議信長嫡。 柴田舉信孝,丹羽、池田皆不語,而秀吉哂之;柴田怒曰:「然則汝所欲舉者,寧乎!」秀吉笑曰:「誠如君言,非三法師而誰何?」柴田語結,顧丹羽,丹羽、池田皆是秀吉。 遂奉織田三法師為信長嫡。 蓋三法師者,信長嫡孫也,方三歲,秀吉舉之,是欲虛奉之而攝其政也。 柴田怒,陰謂信孝曰:「夫秀吉者,天下奸雄也。 今奉孺子,是欲將織田而自王也。 某雖不敏,願奉殿下以討之。 」信孝然其說,遂質三法師而自立。 時秀吉方脯,卒聞之,投著而起,履及於庭,胄及於馬上,部曲及於城外。 合軍以攻信孝,降之。 於是柴田勝家怒,曰:「夫信孝者,某所立也,而秀吉廢之,是輕我也。 」遂引諸侯部曲而南。 秀吉素知勝家之勇,乃悉移部眾往要之。 壁,峙於。 時信孝復叛、柴田將瀧川一益亦游擊於美濃,秀吉患之,乃命弟秀長將其眾,自將別軍往討美濃。 柴田先鋒者,輕猛之將也,素輕秀吉。 不用勝家令。 夜將其騎凌秀吉壁,中川清秀死。 盛政笑曰:「賊虜易與耳。 」遂遣使謁勝家,請益其兵。 勝家恐失之,乃盡移其軍往攻秀吉壁。 時秀吉業旋軍,奮擊破佐久間盛政;復當勝家,不下。 佐和山侯丹羽長秀將兩千人絕湖,蹈勝家翼,勝家別將前田利家、金森長近、不破光治者皆走,勝家軍遂崩。 秀吉乘之,斬首萬餘級。 勝家嫡子權六、佐久間盛政皆戰死。 者,越前守也,知秀吉於布衣時,遇之如兄弟。 秀吉不忍害之,乃身縱騎徘徊於其城下,呼其別名曰:「又左。 」利家泣,遂率其子弟降。 次日,秀吉將軍圍越前都城。 勝家自度不能勝,乃出其子女,盛裝縱酒,歌《》之章;其妻市,信長妹也,擊節和之。 夜,酣,自燒殺於天守閣。 信孝聞之,亦自剖。 秀吉遂定越前。 近畿既定,舉國皆朝。 秀吉乃收黔首兵革,隳國內城池,以安領內;築巨城於海濱,以鎮全國。 聞之,乃命之為以適其意。 秀吉因自請賜「」為己,允之。 者,故信長之盟友也。 信長既死,家康謀奪其故土,已而明智誅滅,乃罷。 信長子不直秀吉,乃寄書與家康,約以攻分其地。 家康利其無備,乃起六萬眾而北出。 秀吉素患家康,乃身將八萬眾以御,峙於小牧山。 家康素知兵,因川列壁其軍,勒不許出。 秀吉觀之,良久乃曰:「此誠名將也,烏得以御策之!」峙良久,秀吉食乏,乃命其甥將別軍抄出家康後,欲合圍之。 家康覺,乃遣勁旅要之,因大破。 殺其名將池田恆興、者數人。 秀吉聞之,笑曰:「誠名將也。 」盡拔其軍,乘夜而去。 家康覺之,亦還。 秀吉既還,陰遣人說信雄,卑辭許以厚利,信雄欣然而降。 家康聞之,亦遣使來聘。 秀吉因以說和,願質其母於三河。 卒來家康於大阪,曉以名利,家康悅服,盟。 月餘,嫁其妹與家康。 後三年,降毛利、、諸豪族,皆賜顯爵,令與、同列,為五。 不朝,秀吉遣秀長數擊之,盡收其土,降,定九州,後島津氏乞祖居之薩摩國,許之。 ,因八州而雄據,不朝不貢,秀吉乃悉征日本之兵往征之,凡八十餘萬;三月而下之,誅其首虜。 秀吉以關東富庶,非賢者不能鎮之,乃徙家康於,環封八州之地。 家康欣然而從,自是事秀吉愈謹。 還,道聞松下之綱鰥居於野,乃召見之,以為藩侯。 秀吉性好奢華,城池輒飾以黃金。 築聚樂第於,取天下寶貨而充之,邀天皇以觀;復殿舍,厚饋以收僧俗心。 遂始,於是日本略定。 十八年,秀吉既定全國,因贈書於曰:「吾邦久屬分離,秀吉起於細微,討逆除暴,增不數載,定六十餘國。 夫人世年不滿百,予亦安能鬱鬱久久居此乎。 吾欲假道貴國,超越山海,直入於明,使四百州盡化我俗,以施王政於億萬斯年。 凡海外諸蕃,後至者皆在所不釋。 貴國先修使幣,帝甚嘉焉。 秀吉入明之日,王其率士卒,會軍營為我前導。 」昖得書,大愕。 十九年,秀吉喪嫡子,悶甚。 登清水寺閣,浩然嘆曰:「大丈夫當勒石崑崙,飲馬天竺,何抑鬱為?」遂大會諸將曰:「吾藉諸君之力,平定海內,亦可以息矣。 特海外有阻王化者,吾深羞之。 今將舉內治委秀次,而自將,驅其兵以蹂明地,分割土壤以封諸君。 諸君能為我效力耶?」諸將相視愕驚,無敢對者。 宇喜多秀家曰:「殿下舉此無前之事,誰敢異議者?」遂命造大艦數十艘,築營於名古屋。 東十二月,頒朝鮮地圖,分西南四道兵為八軍,以向八道。 以加藤清正、小西行長為第一、二軍,迭為先鋒;置水軍,以等督之。 水陸凡十五萬人,別有遊軍六萬,備應援。 而秀吉自以德川家康等畿甸東北三道將士十萬自衛。 文祿元年夏,秀吉率兵抵名護屋,命宇喜多秀家代將。 秀吉初欲親往,以其母憂甚,乃命秀家。 或勸秀吉,盍以善漢文者從,秀吉哂曰:「此行也,吾欲使彼用我文耳。 」諸軍齊會。 先鋒既入海,是月抵釜山。 諸將迭攻,朝鮮望風潰。 五月初,陷都城,督將秀家入據,分命諸將圖進取。 王訟棄城奔平壤,又奔義州。 清正至之,執二王子,而縱王妃使逃。 行長追王至,分兵四掠。 幾盡沒,旦暮且渡。 秀吉聞前軍陷都城,遺書秀次曰:「韓都已破矣,予將不日入明,奉鑾車而西,以汝為關白。 若韓與本國,當別擇其人為主,汝其知之!」乃遣等三將,名曰三監,率遊軍六萬赴朝。 三成等至,亦駐都城。 大明國聞之,怒其不遜,乃起遼東卒往救朝鮮。 明軍初戰,不利;再戰,提督大破於平壤。 行長懾,曳旗而走。 清正、長政亦遁還。 如松追擊,中伏於,不利。 既還,遣別將燒其日軍積粟。 日軍食乏。 秀吉亦懼,而強令之戰。 會大明遣使來議,日軍方得喘息。 自是始和談,秀吉摸棱其說,而陰令行長、清正聚粟修備。 夏,秀賴生,秀吉喜,徑返京都。 乃命諸侯皆出囊蓄,築以居。 於是諸侯黔首皆怨恨秀吉。 九月二日,秀吉使毛利氏列兵仗,延明使、,入伏見城。 諸將帥皆坐。 秀吉開幄而出,侍衛乎叱。 二使慴伏,莫敢仰視,捧金印、冕服,膝行而進。 行長助之,禮畢。 三日,饗使者既罷,秀吉戴免被裶衣,使德川家康、前田利家等七將,各被其服。 命僧承兌讀冊書。 行長私屬曰:「冊文與惟敬所說,或有齟齬,子且諱之。 」承兌不聽,入讀至曰:「冊封為日本國王。 」秀吉變色,立脫冕服拋之地,扯裂冊書曰:「吾掌握日本,欲王則王,何待髯虜之封哉!且吾而王,如天朝何?」乃召行長,併明使誅之。 承兌救解而止。 即夜逐明、韓使,告韓使曰:「若歸而告爾君,我將再遣兵屠而爾國也。 」遂徵西南四道兵十四萬,再命西征,以明年二月再會名護屋。 二年春,秀吉以其侄秀秋為元帥,居釜山總軍務;宇喜多秀家副之。 使清正、行長間日互為先鋒,仍分八軍。 秀吉欲自將軍渡朝鮮,家康、利家數諫之,乃止。 命諸將麋集於朝鮮南原。 既圍,下之,軍民無老幼皆屠戮;大明震怒,發名將大軍以討。 六月,明軍大破黑田長政於稷山。 日本諸將為之膽喪,皆潰奔。 明軍因討,盡驅日軍於海濱。 復分兵圍之,不能下日軍塢堡。 兩軍遂相磨持。 時聞大明遣將軍童元鎮治舟師,旦夕襲日本,秀吉膽寒,遂憂成疾。 居頃之,關白秀次殺人於途,秀吉急命有司治其獄,吏阿秀吉意,論當謀反,乃盡族秀次親戚,無遺類。 慶長三年,設醍醐花會,秀吉往觀之,歌數章。 夏,秀吉病篤,召家康、利家,執其手囑之曰:「今外事如累卵,而吾罹此病。 明人聞我死,或大舉來報。 國家自古未曾受外辱,及我而辱國,吾所深恥。 今以海內托卿等。 」復召諸將於伏見城,因牽幼子秀賴而囑之曰:「孺子可憐,惟望殿下盡力輔之。 托諸君!托諸君!」言迄,涕下數行。 家康、利家等皆拜伏,曰:「惟命!敢不效以死!」連署血書而誓。 秀吉熟視之,撫幼子,謂然而嘆。 良久,乃作歌,曰:「如露之臨,如露之逝。 吾身往事,宛若夢中之夢。 」歌迄而薨。 家康、利家乃秘其死,傳五大老檄,召日軍悉還。 大明、朝鮮追擊之,殺虜日卒無算。 秋,卒葬秀吉於京都。 因立其子秀賴, 贊曰:超時空太閤起於寒微,長於亂世,終能致有瀛洲,揚名聲於史籍,固一世之雄也。 觀其能也,文無章句之學,武無投殳之力,恂恂如鄙人,卒能橫行日本而披靡,諸侯無不服者,是其知人善任也。 淮陰之謂高祖善將將,量太閣亦如是。 然其一朝得意而忘身,而思逞大欲於,此亦井蛙吞天之妄也。 獨夫一擲,天下洶洶,卒至生靈塗炭,若敖飢餒。 宗廟滅於家臣之手者,亦其僭越之報也。 據 [ ]•

次の

景信山

景信山 無一郎

河口湖是富士五湖中的主要景點,從鄰近大都市過來交通最方便,加上登富士山的登山客、美術館和療養地,造成來訪遊客眾多,是熱門的賞富士山景點之一。 西湖又稱乙女湖,周圍有青木原樹海,也就是富士山腳下一大片綠油油的樹海區域,也是日本人眼中的自殺森林,日本著名作家松本清張所寫"波之塔"一書造成衍生傳聞,加上樹海因有磁礦而造成在樹海中方位無法精確定,而各種傳聞越演越烈,最後變成現在的傳聞故事;另外在山中湖附近還有、,也是遊客喜歡到訪的景點之一。 由於河口湖環湖公路大約十七公里,環湖路地勢平坦,不管是走路或是騎單車都是很容易完成的事情,尤其來這就是要享受悠閒氣氛及美好空氣,很推薦來這單車環湖,悠閒的過一天,另外我覺得在此地露營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方式,有的營地也可以承租露營設備,即使是海外遊客也可以雙手空空享受戶外生活,尤其若是挑到好的營地位置,可以一整天看富士山景,很是享受。 7-7. 12 關東到九州 合計天數:35. 5日 日均消費:1013. 22 1. ,這間最棒的是在屋頂有景色溫泉池,絕妙景色邊泡澡一邊欣賞,我一大早七點就上來屋頂浴場,富士山正好在山嵐之中冒出頭來,泡完澡就泡一晚台灣的泡麵當早餐來吃;地下室還有公共空間可以使用,有熱水壺可以自行泡咖啡、泡茶、泡麵及實用外帶的餐點,一樓也有自家餐館可以點餐喝飲料,不過我只待了一晚就走,台酒花雕雞麵跟麻油雞麵是台灣來東京玩的時候帶給我的,除此之外還帶給我炸醬麵跟雞肉飯、滷肉飯料理包。 我在附近便利店買的兩份餐點是我第一天的晚餐,簡簡單單吃一餐。 第一天大概中午到河口湖,行李放好以後就跑到湖邊繞繞,從林作公園沿著湖岸一路走到冨士御室浅間神社,距離大概3. 5到4公里,最後傍晚六點左右從市區繞回住宿。 ,面湖處為河口湖遊覽船,遊湖費用一人1500円,坐船環湖時間大約20分鐘,背山則是搭乘,來回纜車一人900円,單程約三分鐘,可在覽富士山及河口湖全景,若是購買登山纜車加遊湖套票則為一人1600円,喜歡省一點錢或是運動的人,也可以走登山步道,google map沒有登山小徑,建議用maps. me地圖導引。 ,以前看黃金傳說有在捕魚的單元,通常會有加註一些警語,現在看到這個就更清楚知道,日本對於補魚權的規範,不可以像台灣一樣,到哪裡就隨意的釣魚,除非有告示牌,不然一般海岸、湖泊、河川、溪流都不會禁止釣魚;但是在日本是必須當地漁協同意才可以捕撈或是垂釣,向這邊要釣魚就必須購買魚券才能釣魚。 ,這個船形屋後有個露營地,不過因處南岸位置,無法同時看到富士山及湖景。 ,一個小小浮島上建的亭子。 ,一個稍具規模的公園,有保養良好的季節花卉,臨馬路側有個河口湖繆思館與可以參觀。 ,鄰近的一座佛寺。 ,武田信玄公祈禱所,富士山最古的神社。 被認為是買賣繁榮昌盛、結親、子孫繁榮等的神,每年的11月23日舉行的流鏑馬祭典 一種騎馬射箭的傳統儀式 聲勢雄壯,神社境內種有200多株染井吉野櫻花,櫻花開時節約為每年四月下旬。 第二天住的地方有親切的服務人員,而且不下雨了,庭院有室內也有室外座位,周遭還有一個很親切的候車亭,可以想像周邊婆婆媽媽寒暄的畫面。 這裡周遭街區有慵懶的氛圍,在這還幸運在傍晚時看到富士山。 第三天是離開河口湖的日子,不過巴士出發時間是下午五點,打算整天賴在旅館畫畫,但這裡時在環境很舒服,讓人其實很想再賴一天在河口湖。 やバリ人は大事だよね。 ありがとう、一郎さんと知子さんと美香さん。 あなたたちのおかけで、楽しい時間を過ごした。 ここはいいところです。 是個精心設計的旅館,員工櫃台英文流利,附一杯自營吧台的免費飲料,房間床位也很不錯,最棒的是提供腳踏車出借,一整天只需要日幣五百元。 還附上鎖,而且還是很潮的無段變速車。 第二天行程大概中午出發,今天有跟青旅租借一台很潮的單速腳踏車 附一個車鎖 ,行程是直接從河口湖大橋從中間穿過到北岸去,然後逆時鐘騎回來,整圈湖泊的公路大約總長17公里,以步行不停來說大概三個半小時,所以騎腳踏車大概可以快一倍速度,加上半途休息走走看看不進去參觀博物館或美術館的話,半天是足夠時間的,但若是有其他觀看行程就要預備多一點時間。 第二天中午在青旅附近買了飯糰吃,晚餐則是在廚房自煮,當時簡易廚房只有微波爐,所以菇類跟花椰菜都是直接泡水然後微波加熱,素麵也是一樣直接折對半,讓麵條可以全浸泡在水裡然後在微波爐內加熱煮熟,最後淋上維力炸醬,當然市售水餃微波加熱就更沒問題了,這種方法我在希臘Thessaloniki、日本名古屋跟岡山倉敷都試過,因為這三個地方住的地方都沒火爐,就靠這方法煮熟食物,我記得我在希臘時還用了這個方法做了蒸蛋跟義大利麵,如果想省錢可以查Youtube微波料理,或許可以找到有你適合的食材,簡簡單單飽餐一頓的料理。 ,門票價格下午四點前為1800円,下午四點後為1000円,車站有折價券可以拿,對真的有興趣來的人不無小補,對窮遊的我來說,這些價格都超出我的預算之外,而且對音樂收藏、音樂表演跟網美自拍並沒有太大喜好,所以並沒進去參觀,有關園內資訊及表演等詳細資訊請上 有中文介紹。 ,門票1300円,以紡織工藝家久保田一竹為主題的博物館,一竹辻が花染法是他獨創的技法,造就其獨特的染色藝術,設有花園和茶室,可觀賞富士山及楓葉;毎年11月上旬 第2星期四、第2星期五 舉辦「舞衣夢」的活動,詳細資訊可查詢。 進入會經過樹蔭廊道,此處叫做"楓葉迴廊",秋天楓葉季節來會很漂亮,但我六月到訪時的鮮綠就已經很美了,附近還有一架日本二戰飛機收藏品,是一個鄰近工匠工房的收藏品。 ,一處有不少刻意種植的季節花卉,旁邊還會有路邊攤及,可以購買當地農夫自產自銷產品及伴手禮。 ,有很漂亮的草皮跟樹蔭,當時正好遇到一群遊客穿著cosplay服裝到此處拍照留念,我則是在這一處的樹蔭下脫了鞋子,躺在草皮上納涼休息,靜靜享受片刻的湖光景色與悠閒 上拍攝富士山 另一個拍攝到的富士山景 街道巷弄內看河口湖駅 住宿附近街道附近的富士山 當地居民一郎さん,送給本人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在富士幫他畫的,他拿去錶框了,謝謝他這麼珍惜,我的感覺有種一期一會的感覺,拿著真心或者去不求回報的態度,對方也能感受得到,在哥倫比亞遇到的行李箱姐姐小蓉的故事,更是讓我覺得如此,可惜我們大部分都是包著一層繭,保護了自己,卻也阻斷了真心的交流。 一郎さん看到我在畫畫,趁勢要我幫他畫一張,雖然他沒幫我什麼也才剛認識,但我還是答應了,不過後面要我再幫他老婆畫一張,我就拒絕了,我說我畫這個要專心會累,而且你是男的,看你的照片畫沒有愉快感。 畫女生的我心情比較愉快,中間他跑去商店買了冰,請在座的旅館員工知子さん和美香さん和我吃,算是他謝謝我的回禮;在我把畫給他的時候他還包了一包,裡面放錢,我說不用啦! 我幫你畫不是為了錢。 旅館員工知子さん,送給本人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旅館員工知子さん,送給本人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青旅櫃檯的知子さん,讓我感覺很親切,還幫忙我打給下一家青旅,請他們讓我晚一點checkin,所以用畫畫表示感謝她對我的幫助,也可以讓他們對台灣多點好感,不過因為一郎さん的畫像完成效果比我畫知子さん的畫像還好,所以我決定再畫了一張上色的給知子さん,不過好像不太像她本人。 的貓以及庭園一景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 鎌倉成就院弘法大師銅像,明信片,代針筆上線底稿,水彩完稿,繪於富士河口湖。

次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