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野 紫 耀 妄想。 平野紫耀《我的傲嬌男友》秀180度旋轉門咚,談愛自曝「很麻煩」

平野紫耀個人訪談:回顧2018年(Best Stage 2019年2月號) @ 大王子與小王子,還有平成王子與天然王子 :: 痞客邦 ::

平野 紫 耀 妄想

出道日當天也在拍戲,劇組給我安排了意外驚喜的祝福,「咦?出道,對喔~是今天呢!」我真的忘記了(笑)。 讓我特別實際感受到自己已經出道,基本上都是在工作的時候,尤其是巡迴演唱會時感受特別強烈。 時代,在我們表演的時候會有觀眾在睡覺,現在就不會有這種事,所有觀眾都是為了看我們而來的。 還有,就是可以放心地考慮未來的計畫。 就這點來說,由我們自己思考的事情比 Jr. 時代多很多,我覺得比以往更需要用腦了。 出道之前的歷程。 說短很短,說長也很長。 有人入所一年就出道,所以有一段時期我也以為「原來馬上就能出道啊~」,這樣想的話,六年就感覺非常久。 不過,正因為有那段時期,才會有現在的我,也才有現在支持我的粉絲。 要是沒有經過那六年,我想不會有現在的我,所以我很感謝那段時光。 況且, Jr. 時代經歷過各式各樣的工作,特別是演出『 SHARK 』的時候,那是我第一次演戲,又有當主角的壓力,同時期還有大阪松竹座的公演,真的很辛苦,我想那是只有那時才能體驗到的經歷。 移動中背腳本台詞,到了大阪開始記舞步,然後再回到東京繼續拍戲。 坦白說,我只留下一直坐在新幹線座位上的記憶,多虧濱田(崇裕)與神山(智洋)的關照,陪我讀腳本讀到三更半夜,還教我如何跟 STAFF 應對的禮儀,真的受他們很多照顧。 時代雖然已經做過很多工作,可是到了二十歲,看到周圍的人紛紛就職,不禁思考起是否該繼續這個不知道還能做多久的不安定工作,也考慮過辭去這份工作。 與其說是去要求出道,應該說是去找社長討論今後到底該怎麼走下去。 在我提議之前,其他團員是怎麼想的,我完全不清楚。 尤其是岸,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。 即使是現在,我也不知道那時的岸是怎麼想。 說真的,那時就是靠這股氣勢渡過過那段超忙碌的時期。 但那確實是個讓大家認識我們的好機會,就特別努力加油了。 雖然每次的打歌服都是王子風格,給大家留下強烈的王子印象,但我根本不是王子,也不是什麼別的。 我覺得全團員沒有王子感應該也不會有影響。 所以第三張單曲就改成簡單的造型,希望讓大家有更親近的感覺,改變至今既有的印象。 不過,這離我真正想做的,還差很遠。 雖然大家想做的事,想互動的對象會慢慢改變,逐漸朝自己想做的方向去變化,但這種時候就要回想起初衷,能像現在這樣團結一致的話就沒問題。 另外,也希望不要少了任何一個團員。 六人一起共事的時期很長,一起出道也有安心感,有沒有跟團員在一起,我的士氣會完全不同。 所以像 ZIP 的外景,比起一個人,絕對是兩個人一起錄外景比較好,又開心!跟團員在一起,簡直就是一石二鳥。 硬要說的話,只有柔順的頭髮像王子吧?真的只有這點(笑),以為我是王子,充滿期待來看演唱會的人,一定會絕望(笑)。 任何王子該有的舉止我都做不到,大家如果能喜歡原本的我,我會很高興。 正在表演時是使出百分之百的力量去表演,當下雖不至於覺得不足夠,但事後重看自己的演出,卻總是覺得,怎麼會是這樣。 從來都沒有覺得一百分滿分過。 所以我認為自己所有一切都不足夠。 起初是我瞞著其他團員,自己開始練舞,等練舞結束後,才跟大家說這件事,結果大家知道後,決定以後大家一起練舞。 決定出道的時候,加尼桑是以全世界為目標替我們考量的,但若維持現在這樣,是百分之百不可能踏上世界舞台的。 那也是社長的夢想,希望能在這十年內達成。 面對海外市場,我認為我們的歌、舞、表現力都還完全不行,我想應該沒有團員滿足於現狀,若能和我有相同想法的話,就再好不過了。 專程安排練舞,搞不好就會有人想偷懶,所以就把練舞當作工作的一環排入日程表中。 或許有人會覺得,現在還不需要做到這個地步吧?但考慮到未來的話,現在開始真的不算早,得一點一點逐步進行才行。

次の

真人電影《輝夜姬想讓人告白》一碰橋本環奈嘴唇傳出「啪啪」聲!!平野紫耀狂讚:根本電擊棒 :: gamebase 遊戲基地

平野 紫 耀 妄想

平野紫耀(右)、櫻井日奈子主演《我的傲嬌男友》。 不過平野紫耀因為身材精實、體脂率較低,讓他拍攝吃盡苦頭。 他透露最辛苦的一場戲,就是一群人在戶外烤肉的夜戲。 他苦笑表示:「晚上真是冷到快暈了,我的身體在拍攝前還會冷到發抖,抖到完全停不下來。 」這也讓他在拍攝前,得必須在戶外草坪上一直跑步來溫暖身體,才有體力繼續拍攝接下來的歡樂烤肉場面。 平野紫耀片中雖然喜歡自己認識已久的青梅竹馬,卻不知道如何跟對方相處,以至於總會在對方面前裝得很大男人,自己卻又無法率直地對對方說出自己的愛意。 對於如此彆扭的角色,平野也表示:「我角色的霸道態度,其實是為了隱藏害羞的情緒。 霸道與淘氣要如何分別詮釋,是我這次最得要注意的詮釋部分。 」 他也在受訪時透露自己浪漫的一面,約會勝地首選讓人意想不到的「冰島」進行:「我從小學4年級開始,就一直很想去冰島,所以很希望能去冰島約會。 」他更率真地補充:「因為我非常喜歡溫泉,而冰島有世界上最大的露天溫泉,我很想跟喜歡的人去泡那個溫泉呢。 」言談中也意外透露他「天然派」的一面,《我的傲嬌男友》2月14日上映。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.

次の

平野紫耀與幸福時光

平野 紫 耀 妄想

初次接受本誌採訪,以「 LOVE 」為主題,來談談對演員這份工作的想法,以及對剛結成出道團體的愛。 『我可以進入那令人憧憬的世界了!』『那個由道明寺擔任的英德學園領袖,要由我來演嗎?』就這種感覺(笑)比起壓力,興奮的心情比較強烈。 (飾演道明寺的)松本潤前輩透過經紀人傳話給我,松本潤前輩告訴我的,剛好跟我自己思考的,有共通一致的地方,託前輩的福,讓我在飾演晴的時候,獲得了一點信心。 你有和晴共感之處嗎? 「我可以理解晴無法成為理想的自己,以及對喜歡的女孩(音)脫口說出難聽話的心情。 正因為後悔,才更容易講出自己根本就不想講的話吧!晴有如此孩子氣又笨拙的一面,但也有威嚇他人恐怖的一面,要把這極端的落差表現到什麼程度,我現在仍每天觀察導演的反應在演。 前幾天剛好在拍晴笨拙的場面,真的很難演啊~不能只是個單純沒用的廢物,還必須表現出身為財團繼承人的氛圍。 例如:吃飯的時候,端碗的姿勢要端正,每個小動作都必須表現出良好的教養。 對我而言是很普通的事,對晴而言卻是初次體驗等等,得思考過每一個細節,再決定怎麼演。 不過,大概是想得太多,讓我到現在都還沒辦法成為晴(苦笑)。 很想快點成為晴自然地動作。 聽說從桌子底下鑽出來的時撞到桌子,是即興發揮的演技。 「說真的,我也很煩惱到底該不該那樣演,所以試拍時沒有演。 但我認為晴那樣的有錢少爺,過去沒有躲在桌子底下的經驗,應該不清楚桌子的構造,也沒想到那裏有收納架,所以就在正式拍的時候試著加進去了。 拍電影『 honey 』的時候,有好幾次感到後悔,覺得『那時候要是那樣演應該會更有趣吧~』,所以這次我決定試著更自由地演演看。 晴只有在爸爸面前會畏畏縮縮的,因為晴很想回應爸爸對自己的期待。 可是他卻喜歡上音,這兩種心情被放在天秤上的那一幕,讓我非常期待。 飾演晴爸爸的瀧藤(賢一)先生氣場很強大,我希望自己能一邊體感到那股強大,一邊理解晴的心情。 還有明明有了喜歡的女孩,卻又冒出喜歡自己的女孩,晴在那種情境下的焦慮感,也浮上眼前。 有各式各樣的表情,演起來很有挑戰性。 晴是個表情多樣化的角色,我希望能用喜劇方式,用稍微誇張的方式表現出來。 對描寫戀愛的作品抱有憧憬嗎? 「不太有呢。 應該說,我就讀的是函授制的高中,所以我不太清楚實際的高中學校生活是什麼樣子。 現在演出校園作品,有種初次體驗高中生活的感覺,像是『上課中是這種氣氛啊~』『在這樣的地方吃便當喔~』。 一般來說,看到這樣的景象或許會感到嚮往,但對我來說,似乎有點太過閃耀(笑)。 坦白講,如果高中生活真的是這樣子的話,我想我會害羞到不行(笑)。 所以其實我不太懂女孩子對什麼樣的情景狀況會感到心跳。 『壁咚』是什麼?這樣做不會令人困擾嗎?我會這麼想(笑)知道女孩子會因此心跳時,我真的很吃驚,有時候收到粉絲來信,上面寫著「請對我做OO」這樣的意外要求,我往往是那時候才察覺到,原來粉絲希望這樣做啊~要研究少女心,首先就要去電影院看『 honey 』,得好好確認一下女性觀眾的反應才行(笑)。 「是這樣嗎?(苦笑)可是我本人實際上並沒有『俺樣(霸氣)』的要素呀~硬要分的話,我是那種沒辦法指揮或命令女性的類型。 因為不希望被以為自己是個高姿態的人,在演唱會上我不會用『 おまえら (你們的粗魯講法) 』稱呼粉絲,而是用『 皆さん (各位)』來稱呼(笑)。 雖然自己這樣講有點那個,但我對工作很認真,接演的角色會盡全力去演,總之,呈現在大家面前的只是我自己想像的『俺樣(霸氣)』而已(笑)。 對平野來說,『演戲』是什麼?跟舞台劇的差別又在哪裡,可以告訴我們嗎? 「演戲可以體驗到跟自己不一樣的人生經歷,非常有趣。 當然,不論影像還是舞台,我都是以演員身分演出,但演舞台劇的時候,演出的辛苦遠大於快樂,因為我們演出的舞台,需要靠體能演出的特技壓倒性地多(笑)。 連續劇跟電影的腳本只要讀過,就可以想像出場景,『這裡這樣動的話會比較有趣吧?』自己想到的演法,在現場試演也很有趣。 話雖如此,也有到了現場以後,才發現氣氛跟自己想的不一樣,所以要提醒自己不要構思過頭,必須靠當場瞬間應變的能力。 話雖說得很好聽……,但實際上我還沒有那樣的能力(笑)。 現在也是每天都在反省中,盡我所能地去完成被要求的演出。 在這過程中如果稍微感覺演出了自己希望的模樣,就會很有成就感。 導演喊卡的時候,我會跑去螢幕前做確認,有覺得『耶!我辦到了!』的時候,也有覺得跟自己想像中不一樣不滿意的時候。 但自己覺得不滿意的時候,導演也可能說 OK。 『咦?這樣的感覺對啊?』讓我很驚訝。 每天都有各種發現,很開心。 每天在不同的現場,跟不同的共演者,演出不同的場景,也是很好的刺激。 舞台劇的話,突然想到的演法今天沒用上,明天還可以加進去,影像的話就沒辦法了。 所以自己突然想到的演出與動作,我會盡量鼓起勇氣加進去演出。 「固定重複的事是我最不擅長的(苦笑)。 雖然常常在訪談被問到:『睡前一定會做的事是?』這類問題,可是我真的沒有這種固定習慣。 我不喜歡每天走同樣的路,在同一個劇場長期公演的時候,我也會每天改變從劇場回家的路線。 每天回同一個家會變得很無趣,我還曾經好幾次因此想搬家(笑)。 「傑尼斯是個可以體驗到各種經驗的環境,我想這是最大的優點吧!唱歌、跳舞、特技、飛行演出等等,要做的事很多,演技只是其中之一。 到外面演戲的時候,得跟單一專注於演戲的人混在一起共演,實在好難,可是能得到這樣的經驗,又能進行多樣化活動的,也只有傑尼斯事務所這家偶像事務所才辦得到。 歌詞要記,舞步要記,另外還有台詞要記……遇到這種狀況,真的很辛苦,但我很喜歡克服高難度局面時的感覺。 就像剛剛說的,我很容易厭倦單調不變,所以可以做很多不一樣的事很適合我(笑)。 在這裡想談談關於團體愛的話題。 當然,團體才剛組成,今後才要開始培育成長,但還是想問平野自己對六人一起出道的期望,為什麼是這六個人呢? 「不單單是我,我們是六個人一起討論決定的。 粉絲中希望六人一起活動的聲音也不少。 對我們來說,六個人一起活動在心情上也比較輕鬆。 畢竟要出道,還是以我們自己覺得比較好做的形態,能表現出我們氣勢的組團方式來進行,會比較好吧?也有考慮到在大型場地舉行演唱會時,人數上的平衡感。 我們六人曾經配合活動一度組成六人團體,活動結束後分成兩個團體,從那時候開始,我們就很想再恢復六人一起活動了。 這個部分,六個人的時候,我就不會過度給自己壓力,比較能保持平常心。 不過,我絕對沒有倚靠岸的想法,就只有岸,是不會能倚靠的!!沒有啦~是開玩笑(笑)。 六個人能夠做什麼,得等到我們站在粉絲面前,看粉絲能因為我們 HIGH 到什麼程度,之後才能去思考吧?不過,腦中已經隱隱描繪出在大型場地開演唱會的藍圖,也能想像看著彼此對笑的光景。 那時候,我自己也能保持自然的狀態待在那裏,我腦中可以浮出這樣的畫面。 總之,要長久持續團體活動的話,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。 這個團體必須能讓自己待在裡面感到很自在,我希望能有一個讓自己單獨工作結束後,會想回來的場所。 我也希望能讓這個自己想回來場所,成為令人驕傲的存在。 所以今後我也會時時刻刻記著這一點去做。 有兩三天休假的時候,我真的會馬上跑回名古屋,抵達車站的瞬間,我的心情就會整個放鬆。 名古屋有很多朋友,但主要還是想回去見家人吧。 我過了二十歲以後,跟家人的關係變得比以前更親密,總是很期待回家可以跟大家在一起的時光。

次の